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中国著名网络足球评论家——久古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俺就是久古~~~~~

网易考拉推荐

足协应该理直气壮以维护联赛  

2011-12-26 10:22:3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足协应该理直气壮以维护联赛< xmlnamespace prefix ="o" ns ="urn:schemas-microsoft-com:office:office" />

——反赌评论之六

 

久古

反赌博的另一个结果,是涉案俱乐部该不该降级。针对目前舆论比较普遍存在的“应对所有涉案俱乐部至少处以降级的处罚”的观点,足协的声音从一些偏僻的媒体传了出来:结案后再定处罚措施,不排除降级可能。但从中国足球大局出发,足协“不希望大面积降级”,倾向于对违规俱乐部处以“取消当年成绩、罚款”,“应该保护好自己的联赛”。

 

这与较早前于洪臣“不希望影响联赛”的观点如出一辙,俺觉得较为理性。中国足球不可能所谓的推倒重来,中国足球没有推倒重来的本钱。但是,仅此还不够,俺觉得,足协应该更理直气壮一些,更旗帜鲜明一些,底气更足一些的维护好联赛!

 

说实话,当高洪波、殷铁生们都陷进了这个旋涡,中国足球还有哪里是净土呢?10年前,或许更早,中国足球就存在假赌黑现象了,只是这盖子一直没有被掀开。很多当事人已经离开足坛,甚至早已离开人世,很多俱乐部也已经改头换面、物是人非,很多球员已经更庭易辙、改嫁好几回了,你现在还拼命追究当年的鸡毛蒜毛,还在把当年的责任人留下的糗事让现在的继任者承担、让现在的俱乐部承担,不但对现任者不公平,就是对投资者,也是不公平的,对中国足球,更是一种莫大的伤害。

 

眼下的中超,除了恒大等少数几家新成立俱乐部,只有国安等三、两家暂未涉案者。如果对所有“不干净”俱乐部都作降级处理,然则,对现任女足主帅殷铁生该作何处置?高洪波是曾任国家队主教练,是不是该把其所取得的中国足球空前绝后的热身赛成绩一笔勾销?是不是该把其“热身赛大王”的牌扁收回、烧毁?现任足协班子,至少负有“用人失察”之嫌,是不是也该承担其相关责任而一个个引咎辞职?有一点错误就穷追猛打、痛打落水狗,时时抱着宜将剩勇追穷寇的心急跟风、起哄,你是搞建设还是搞破坏的啊?

 

中国足球联赛,就跟三江源差不多。黄河水日益枯少、长江也不总如往日咆哮,且水患日益频繁,这得往上游里找原因。如果源头绿草如茵,冰雪覆盖,中游即便再多几座大坝,再多几头牲口喝水,到了胶东半岛、到了湖南以下长江口就不会出现海水倒灌现象。

 

中国足球到底什么才是“本”?这个问题近些年一直在争论。中国足球其实就像沙膜里那一点点绿色,跟塔里木河岸边的胡杨林差不多,脆弱的生态系统再也容不得半点糟蹋。中国足球不能与欧美联赛、特别是五大联赛相比,甚至不能以之为参照。没有联赛,没有有生命的联赛为支撑,没有联赛,所谓的青训体系不过奢谈。因此,俺建议:

 

第一,对所有涉案俱乐部一律不作降级处理。根据涉事轻重,一律给予经济处罚。如何处罚?根据法院的判决,给罚多少就罚多少。甚至,足协可以在法院判决的基础上,再自己立个名目,罚它几十万、几百万什么的,给自己年终分点红包,过年也好兹润兹润。

 

第二,收回冠军奖杯。对个别比较突出的俱乐部,比如山东鲁能、上海申花等俱乐部,特别是前者,据说两个冠军都是花钱买来的,那么,取消鲁能当次冠军,收回冠军奖杯。1999年、2006年两个年度的联赛第二、三、四名顺次递补。

 

第三,稳定联赛。上述两项措施,足协今天马上出台,并通知所有俱乐部,从而稳定联赛。因为行贿什么的,也不只是足球俱乐部,政府机构有时也会有此动作,从来也见哪个政府机构“降级”,咱们足球圈可不能开这个口,带这个坏头,坏了行规。在这个问题上,足协应该表现出足够的智慧和勇气,要理直气壮,据理力争。

 

俺的讲话到此结束,散会。(中国久古/11/12/26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